安徽体彩网

                                                                                      安徽体彩网

                                                                                      来源:安徽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5-26 20:18:27

                                                                                      傅立民:除少数无可救药的狂热分子外,对中国的攻击几乎完全是美国内部政治驱动的,但我不认为这将决定美国大选结果。大选结果将取决于候选人的个人特性和国内问题,而非对外政策之争。在当前的氛围下,保持克制、不指责中国带不来任何政治好处,因此两党都将参与其中,即便他们都无法真正从中受益且将损害美国国家利益。

                                                                                      环球时报:在新冠病毒起源问题上,美国及西方社会有不少阴谋论。为什么他们不将更多精力放在应对疫情上?

                                                                                      傅立民:在许多美国人和美国的许多外国朋友看来,我们目前正拥有我们历史上最无能、最堕落的政府。特朗普总统及其助手不承担责任,而是一味将国家遭受的灾难向其他国家“甩锅”。这显然是一种适得其反的领导方式,但就眼下而言,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将很快被纠正。完成领导层的和平更迭和授权新领导层采用更佳政策,正是我们举行选举的原因所在。我们将对美国人做出何种决定拭目以待。

                                                                                      傅立民:其实,正在发生的美中摩擦类似于当年的中苏争端,后者花费了1/4个世纪以上时间才将之搁置起来,然后又用20年才形成并巩固中俄之间的新型友谊和合作。美中之间相互“幻想破灭”也很可能需要数十年时间才能修复。不要指望11月的大选会实现该目标。美中对抗将会在某个时间终结,但不会一蹴而就。

                                                                                      定点帮扶4100个贫困村 惠及120多万人

                                                                                      美国的仇外者和敌视中国的人试图加快逆转美中之间的相互依赖,就此而言,新冠肺炎大流行既非起点亦非原因,而是一种催化剂。这磨损着连接我们两个社会的诸多纽带,但却受到一些鲁莽的中国人和美国一些狂热反华当权者的支持。“脱钩”将伤害美中及整个世界,并使大家变穷,这反过来也会限制“脱钩”的程度。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

                                                                                      傅立民:我们生活在一个政府、政客和心怀不满者为个人私利及政治利益操纵并控制舆论的时代。在过去痛苦经历的基础上,西方社会极其重视个人自由和群体表达,认为对公共关切的开放对话是确保良好决策的最佳方式。这种对话曾因宗教原则、伦理道德与社会抑制而保持诚实。然而,在这个世俗主义和没有信仰的时代,无论是不诚实还是不负责任都不受到限制。互联网时代,西方正寻找一种使集体责任的要求与个人自由方式相协调的途径。我认为最终将得偿所愿,但目前尚未走到这一步。2020年5月28日(星期四)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出席记者会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环球时报:过去这段时间,特朗普总统和蓬佩奥国务卿提高了指责中国的调门,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是因应大选的策略吗?

                                                                                      环球时报:您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的翻译,那场“破冰之旅”结束了中美两国相互隔离的状态。但现在,一些美国政客在推动中美“脱钩”,两国关系会被切断并回到过去疏离的状态吗?